松间月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以光年为单位的距离(下)

    赛罗还蒙在鼓里的时候,赛文已经反应过来了。

     相处的日子很长,他了解安妮娅,对方有作为医者的善良和仁慈,有作为长姐的耐心与体贴,同样的,也有作为一个公主的清醒与城府。

    具体表现在,她可以抑制自己的情感,悄无声息地陪他许多年却也仅仅是陪伴,她可以在一切尘埃落定之时抽身而去,仿佛再也没有这个人。

     “我们的实力并不相符,”这是安妮娅曾对他说的。

    “这中间的距离,大概可以用光年计算。”

   赛罗喜欢说“两万年”,那么,光在两万年的时间里,走了多远?

    

    安妮娅来光之国的时候,东西都是赛文帮她置办的,而她离开的时候,仅仅带走了他送给她的万花筒。

     赛文望着她用过的那些东西,心神不宁。

     他喜欢安妮娅,这在奥特兄弟之间早已不是秘密,甚至奥特之母也会打趣地问他什么时候才能摊牌。

    安妮娅对她和赛文之间实力的距离很清醒,但赛文却觉得她矫枉过正。明明她也身份显赫,还有一手了不得的医术,却总是莫名觉得不与他相配。  

    如果是泰罗,也许已经死皮赖脸地抱着对方的大腿撒泼打滚说我就是喜欢安妮娅,可他是赛文,奥特兄弟中著名的傲娇,就连赛罗,也是过了数千年,才收到他深沉的爱意。

    佐菲看赛文的眼光总有些恨铁不成钢,“老三啊老三,你不先迈出那一步,难道要让安妮娅一个女孩子先给你告白吗?”


    安妮娅没去她照顾赛罗的那个地球,她去了赛文曾经驻守过的地球。

    赛罗都长大了,可见已经过去了很久,但安妮娅还是在这个地球看到了一所博物馆。

    赛文奥特曼的博物馆。

    馆长是个已经有深深皱纹的女性,安妮娅是在博物馆快关门的时候看到她的,也许是因为合眼缘,也许是馆长看她孤身一人又是一副无所归向的样子心生怜悯,总之她被邀请到馆长家里吃饭。

    在馆长家的餐桌上,安妮娅得知,馆长的祖先是被赛文奥特曼救过的人类,他在其他许多同样被赛文救过的人的支持下开了这所博物馆,这个地球已经没有怪兽了,但奥特曼的传说还在生生不息。

    安妮娅由衷地高兴,在赛文看不见的地方,他的努力得到了他所爱的人类的回应。

    安妮娅住在了馆长阿姨家里,每天扶着她出门散步,帮她采买食材,维持博物馆的秩序。听馆长阿姨说,当她离开后,她的儿子将替她承担馆长的责任,他们会让赛文奥特曼的英姿一直在人们心中维持下去。

     馆长阿姨慈祥和蔼,她的儿子也是彬彬有礼幽默风趣,安妮娅很喜欢这里,一住就是十年。

    然而地球人的生命终究是太短暂了。

    馆长阿姨下葬那天,安妮娅穿了一身黑衣前来送行。

    那天下着毛毛雨,安妮心里也在下雨,她见过死亡,不管是银十字还是贝利亚发动的战争,亦或是她自己的经历,可她唯独没见过正常死亡。

    她只见过令人失血过多的战斗,可馆长阿姨却是一点一点衰老,从被安妮娅扶着去采买,到终日卧床,她甚至还得了阿尔兹海默症,她的儿子在床前给她喂饭,她却愣愣地说,“你是谁?”

    那时她的儿子笑眯眯地做着不知道做了多少遍的自我介绍,可是当安妮娅端着水准备给馆长阿姨擦身子时,她清楚地看到阿姨的儿子哭了,八尺男儿用手捂着脸,粗大的泪水从指缝中渗出,那一瞬间安妮娅想到了赛文,因为不得不把儿子托付给她而流泪的赛文,因为心爱的儿子险些犯下大错而流泪的赛文。

    安妮娅突然就明白了为什么赛文那么喜欢人类,因为人类有些地方其实和奥特曼很像,譬如他们都拥有美好的爱与情感。

    因了那十年的缓冲,不管是安妮娅还是馆长阿姨的儿子都对馆主的离去做好了心理准备,但安妮娅还是很难过。

    淅淅沥沥的雨点落在墓碑上,安妮娅突然很想念赛文。


    安妮娅走后赛文没坐住几天。

   他找佐菲请了假,一路打听,于是他看到了自己的博物馆,看到了贴在门上的暂时闭馆的通知,他找到了那个墓园,他知道安妮娅一定会在那里。

    原本形态和人类相差无几的女孩穿上肃穆的黑衣,对着黑白照片深深鞠躬,赛文在暗处也鞠了一躬,以感谢人类对他的爱意。

    人类的生命太短了,他想,但爱却作为纽带,使得他们永恒。


    安妮娅陪着馆长阿姨的儿子一路步行回家。

    “以后你打算怎么办?”

    “自然是按照遗嘱,守好博物馆。”男人的眼圈还是红的,声音却是坚毅,像极了当初的赛文。

    “你呢?你可以继续在这里住下去,住多久我都欢迎。”

    “不,”安妮娅摇摇头,“我会在你们不再需要我的时候离开。”

    “离开地球,去你原本的家乡?”

    安妮娅愣了一下,“你看出来了。” 

    “你在这里住了十年,却一点变化都没有。”

    十年,在地球很长,对于寿命接近无限的宇宙人来说,却只是九牛一毛。

    安妮娅再次在心里叹息,叹息人类这蜉蝣般的寿命。

    可就这短短几十年,却足够他们学习,工作,结婚,生子,而她陪了赛文千百年,却是谁也没说过一句我爱你。

     “你年纪也不小了,个人问题也要考虑。”安妮娅苦口婆心的,颇有些老母亲的沧桑。

    男人低头看她,细雨朦胧却挡不住目光灼灼。

    他说,“如果我说我喜欢你,你愿意为我留下来么?”

    安妮娅愣住,她着实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出,正想着怎么拒绝不会伤对方的心,却听到身后熟悉的声音。

    “安妮娅已经有我了。”


    这是赛文第一次感受到嫉妒。

    那个男人的眼神太熟悉了,他在镜子里看过,在安妮娅的眼中也看过,他爱人类,可那是奥特曼的神爱世人,对于安妮娅,却是夹杂了嫉妒的独一无二。

    “初次见面。”赛文走到安妮娅身边,握住她的手。

    “我是赛文,赛文奥特曼。”

    

    赛文在博物馆附近租了房子,帮着男人处理各种事宜,却再也不让他靠近安妮娅一步。

    男人也很识趣地没有再提,人类和宇宙人,经历,寿命,眼界,随便哪一样都是不可逾越的鸿沟。

    “安妮娅小姐是个好人,请好好对她。”男人和赛文对视,眼中是如出一辙的刚毅和柔情。

    他们很像,赛文想,如果时间倒退个百年,也许他会选这个人做人间体。 

    他庄严做出承诺。

    “以奥特曼的名誉保证,我会的。”


    安妮娅百无聊赖地坐在墓园里,看着馆长阿姨的照片一言不发。

    这是她第一次亲眼见证自然死亡,心中的悲哀仍未过去,生老病死,那是每个正常人都逃不过的循环,也许人类比他们更懂得乐观和珍惜,毕竟他们没有那么多时间可以浪费。

    就像馆长阿姨的儿子,相处了十年便可以说一句我喜欢你,可他们之间的鸿沟若是换算起来,也是以光年为单位来计量吧?

    所爱隔山海,山海皆可平。这句话是馆长阿姨的儿子告诉她的,先不管在现实生活中的可行性,安妮娅首先敬佩人类的勇气。

     而她却走不出这一步,所以她的爱只能深埋心底。

    已经到了梅雨时节,安妮娅没有带伞,却有一件外套遮住她的头。

    赛文以诸星团的形态将她揽住,外套上是男人的气息,一瞬间她又想起了初见赛文的时候,那件将她牢牢拢住的红披风。

    那是战士的标志和荣誉,亦是独属于赛文的铁血柔情。

    “这里的事情已经处理完毕。”赛文的声音仍然清冷稳重,其中却又带了丝不易察觉的热切。

    “跟我回光之国吧。”


    所爱隔山海,山海皆可平,可是以光年为单位的距离可以用爱来填补吗?

     赛文将她搂在怀里,“我们经历了千百年的时光,赛罗身上倾注我们两个人的心血,除了你,我的伴侣不会再有第二个人。”

     “安妮娅,和我结婚吧。”

    安妮娅在动漫看过一句话。

     不管前方的路有多苦,只要走的方向正确,不管多么崎岖不平,都比站在原地更接近幸福。

     人类在短短几十年的寿命中,尚有打破常规的勇气,那么她陪了赛文那么久,又为何止步不前?

    于是她将自己的手覆在赛文的手上。

    “好。”



    

    

评论(4)

热度(40)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