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间月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勇闯动物园 九、在园长办公室里

    园长办公室很舒服,这一点出乎程钰意料。

    看这椅子,弹性又柔软,坐上去甚至都想睡一觉。

    程钰打开了那个名叫“它”的文件夹,噼噼啪啪开始打字。

    “吃葡萄不吐葡萄皮,不吃葡萄倒吐葡萄皮…红凤凰,黄凤凰,粉红凤凰花凤凰…打南边来了个喇嘛,腰里别着五斤塔玛…”程钰搜肠刮肚,把能想到的绕口令都打了进去。

    直到门外传来了笑声,透过悬在头顶的镜子,程钰看到,背后那张沙发上,已经出现了兔子和大象玩偶。

    程钰冷笑一声,起身将玩偶拿了起来。

     耳边又传来了那个声音,“姐姐,和我一起玩啊…”

    “好啊!”程钰笑靥如花。

    “刺啦”一声,玩偶在程钰手中被撕成两半。与此同时,震耳欲聋的哭声从耳边传来。

    一个带着兔子耳朵的小男孩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屋子里,满脸泪水楚楚可怜。

    但程钰知道,他并不可怜,他该死!

    “呜呜呜…姐姐我好讨厌你…你为什么不陪我玩…”

    程钰笑起来,露出两个小小的酒窝。

    “我陪你玩,我们玩点新玩具好不好?”

    她拿出了程卓留给她的催眠钟摆。

    “我见过这个!”小男孩高兴地拍拍手,“以前有个和姐姐长得很像的哥哥给我玩过这个!”

    程钰的心猛地颤动了一下,随即又微笑着循循善诱。

     “你来看这个钟摆,我们来比赛,看谁一直盯着它看的时间长好不好?赢的人有奖励哦~”

    “那可以把姐姐奖励给我当玩具吗?”

     程钰的笑容丝毫未变,“可以哦!”

     钟摆动了起来,程钰低沉而迷人的声音也响了起来。

    “你是有实体的,你只能以实体出现…你只能以实体出现…”

    她的声音极具魅惑力,犹如美丽而危险的塞壬。

    小孩子的注意力是很难长时间集中的,这个游戏只玩了十分钟,程钰心想,但十分钟也够了。

    “我输了!”

    “它”抬起了头,“可是,姐姐的游戏一点也不好玩,还是玩我的游戏吧!”

    话音刚落,他的双手突然变成了无数触须,它们牛皮糖一般缠在程钰的臂上,腰上,程钰听见“它”在笑。

    “姐姐,你看我这里多好玩啊!留下来当我的玩具不好吗?”

    程钰没说话,她猛一踢腿,匕首尖从鞋底伸出来,砍断了捆住她胳膊的触须,她立刻闪电般拔出匕首,将其余的触须全都砍断。

    “它”笑嘻嘻地抱住程钰的腰,“姐姐真厉害,那我就给姐姐送个礼物吧!”

    “它”抬起了头。

    程钰暗暗拔枪的动作停住了。她看见…她看见…

    是程卓,程卓的脸在冲她微笑。

    “姐姐!”“程卓”撒娇搬得叫她。

     程钰几乎热泪盈眶,午夜梦回时这个声音她听了好多次,那张脸她也见了好多次,可是现在,程卓站在她面前,叫她姐姐。

    程钰愣在那里,然而就那一瞬间,更多的触须突然尽数扑过来,打掉了她手里的匕首,将她牢牢绑在椅子上。

    “混蛋!”程钰剧烈地挣扎起来,然而邪神力气奇大,即使是她也无法挣脱。

    “姐姐真的好喜欢这个哥哥啊!”

    顶着程卓的脸的邪神一步一步向她走来,站在她面前。

    “可我不喜欢这个哥哥,我也不喜欢姐姐,那么…就都变成我的玩具吧!”

    水母触须卷起了程钰掉落在地的匕首,向她的心脏扎去。

评论(4)

热度(21)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