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间月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勇闯动物园 八、二见倾心

    程钰和黑衣小吴轮流守夜,第二天离开了海洋馆。

    程钰目不斜视,黑衣也少言寡语,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那晚程钰对他说,我来这里,不是为了谈情说爱的。

    黑衣知道,因为她的眸子里,时刻燃烧着复仇之火。

    “它”晚上才会去园长办公室,所以程钰白天打算先去大象园区看看,其余时间用来养精蓄锐。

    黑衣小吴一直陪着她,这期间又有兔子来袭击,被程钰抓来烧烤了。

 

    大象园区目前还很平静。程钰在那里看到了昨晚救出来的保安。

    保安们的感情都很好,看到程钰,一股脑地都过来感谢她。

    其中有一个保安拿出了一个催眠用的钟摆,“程小姐,这是…程卓园长生前的东西。”

    程钰如获至宝地将钟摆接过。

    她不知道,原来程卓还给她留了东西。

    “阿卓说,等你来了这里,就把这个交给你,他还说,这个东西有用!”

    有用!程钰猛地抬起头,那不就意味着…

  

    园区的大象开始变化了。

    保安们开始低声传播这条信息,有人想拉程钰走,但看到后者的眼神后也放弃了。

    程钰将背包和钟摆塞给黑衣,自己一纵身越过护栏,一翻身骑到了已经变成了兔耳的大象身上。

   耳边传来极尖锐的笑声,程钰深吸一口气,一把扯开外衣扣子,从腰侧掏出一把qiang。

    “砰!”

    大象痛苦地奔逃起来,不住扭动脖子想把程钰甩下去。程钰死死抱着它一只耳朵,努力坐稳。

     耳边传来嚎哭声,响亮地几乎震破耳膜。

    “痛苦吗?我告诉你,这赶不上我失去阿卓的十分之一!”

    大象倒在地上,变成了一只兔子。

    黑衣站在不远处看她。程钰重新落在地面上,脸上沾上了血迹,活像是地狱里跑出来的修罗。

    可黑衣却觉得,美得惊人。

    那是风中的百合花,那是战场上的神明,美丽而不容亵渎,强大而不容侵犯。

    他从保安室的办公桌上抽了几张纸,上前擦去程钰脸上的血迹。


    这一个白天剩下的时间,黑衣靠着一棵大树坐着,程钰枕在他腿上睡熟。

    他从保安室要来了一件外套,盖在程钰身上,程钰睡了,他自己却毫无睡意。

    再有几个小时,天就黑了,那时程钰就会进入园长办公室,他想陪她一起,但程钰死活不让。

    黑衣明白,以他的能力也只能给程钰添麻烦,他更明白,程钰不让他跟着,那就意味着,她自己也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出来。

    他咬着嘴唇,心里丝丝缕缕的痛。

  

    夜幕降临的时候,程钰醒了过来。

    “走吧,我允许你送我最后一程。”

    这不吉利的话让黑衣又一次皱紧了眉头。

    程钰进动物园两天,第一次看到了园长。

    园长是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慈眉善目,看程钰的眼神像是在看家里的女儿。

    “程钰小姐,我听说过前院长的事,你确定,你要这么做吗?”

    “我等这一天等了很久。”程钰目光坚韧,“今天,就是我和它的了断。”

评论

热度(15)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